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English

Ferring

辉凌呈报五项试验的完整数据,显示RBX2660对艰难梭菌反复感染的有效性一致而持久,且多项分析显示微生物组特性有积极转变

• 来自2021年IDWeek获奖呈报的数据是辉凌首次整体展示RBX2660临床开发项目,包括了基于微生物组的艰难梭菌反复感染(rCDI)治疗领域有史以来样本量首屈一指的高度可靠项目
• 五项临床研究均显示出一致的安全性、有效性和持久性的唯一肠道微生物组研究项目
• 3期数据的新分析还显示,在治疗后后状况缓解的群体中,RBX2660可显著增加健康相关肠道菌,同时减少CDI病理相关肠道菌
• 3期数据分析显示,治疗后胆汁酸成分从一级胆汁酸为主显著转变为次级胆汁酸为主

2021-10-08 14:23
  •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新泽西州帕西帕尼--(美国商业资讯)--辉凌医药(Ferring Pharmaceuticals)及辉凌旗下公司Rebiotix今天发布了与基于微生物群的活性生物治疗在研药物RBX2660减少艰难梭菌反复感染(rCDI)相关的五项前瞻性试验的最终分析结果。IDWeek 2021上呈报的这份摘要是上述数据的首次集中展示,亦是旨在表彰杰出科研工作的项目委员会选择奖(Program Committee Choice)仅有的四篇获奖摘要之一。

此新闻稿包含多媒体内容。完整新闻稿可在以下网址查阅:https://www.businesswire.com/news/home/20210929005597/en/

韦恩州立大学医学院感染性疾病科内科教授Teena Chopra, MD, MPH表示:“多年来,艰难梭菌反复感染者一直缺乏可用的标准化治疗选择,来打破复发循环或在临床上处理其肠道微生物组成分的健康,这使他们面临罹患这种高度传染性疾病的风险,现在的情况仍是如此。辉凌基于微生物组的生物治疗试验的重要数据为艰难梭菌治疗领域树立了重要的里程碑,有朝一日有望向罹患该病的患者提供改良的治疗选择。

这五项前瞻性试验中有723例接受活性药物治疗,结果显示,RBX2660可一致减少CDI复发,高达78.9%的患者治疗后保持8周无复发(定义为治疗成功)。初步治疗后无缓解的参研者可选择追加疗程,从而使总体治疗成功率高达84.4%。值得注意的是,该3期研究中大多数首发缓解者可保持6个月至两年无CDI,持久临床缓解成功率高达92.1%。

呈报研究的Rebiotix临床开发主管、药学博士Lindy L. Bancke表示:“上述五项前瞻性试验数据提供了超过十年研究工作所积累的全部证据,显示RBX2660的有效性是一致的,而重要的是,安全性也是一致的。它们增强了基于微生物组的疗法在转变rCDI患者治疗方面的巨大潜力。

该分析包括三项2期(PUNCH CD、PUNCH CD2、PUNCH CD开放研究)和两项3期试验(PUNCH CD3、PUNCH CD3-OLS即席分析)。所有参研者均为18岁或以上,在CDI首次发作后至少有一次复发,并已完成至少一轮标准治疗即口服抗生素。据一次分立的安全性呈报,RBX2660在所有五项临床研究中均显示一致的安全性。RBX2660组报告治疗中出现的不良事件(TEAE)的参研者百分比接近标准治疗加安慰剂组。大多数TEAE的严重程度为轻度或中度,并且没有潜在威胁生命的TEAE被判定与RBX2660相关。

第三份摘要显示,PUNCH CD3试验的治疗后缓解者中,RBX2660可在7天内显著增加健康相关肠道菌,并减少CDI病理相关肠道菌,治疗后该效应保持长达6个月。具体而言,RBX2660组两类重要的有益菌(拟杆菌属和梭状芽孢杆菌)相对丰度增加,而可视为有害的类别(γ变形杆菌和芽孢杆菌)相对丰度降低。

Rebiotix首席科学官Ken Blount博士是研究呈报者之一,他表示:“艰难梭菌感染经常反复发作,从而导致恶性循环,其中患者的感染可在抗生素治疗后数天内复发。这会显著影响个体的健康和幸福感,加重医疗保健系统的负担。我们的研究观察到微生物组有变化,这提供了将RBX26603期有效性数据与肠道微生物群成分改善关联起来的第一个证据。该发现至关重要,因为这是CDI康复者最易再次感染的阶段,而且上述变化至少会持续6个月。

来自PUNCH CD3试验的进一步证据通过两份分立的摘要呈报,显示了可能有助于临床研究观察到的治疗有效性的重要潜在收益。在该试验中,RBX2660看似从肠道微生物群中剔除了可能致死的抗生素耐药(AMR)菌,因为研究人员发现,接受RBX2660的参研者的AMR基因总数在治疗后显著减少,并保持至少6个月的低水平。AMR致病菌在肠道中的定植是感染的已知危险因素,常见于复发性CDI患者。PUNCH CD3分析同时显示,在RBX2660治疗后缓解者中,已知可触发CDI孢子萌发的一级胆汁酸有所减少,而已知可抑制孢子萌发和生长的次级胆汁酸则有所增加1

关于肠道微生物组和艰难梭菌感染

艰难梭菌感染(CDI)是影响全球民众的一种严重且可能致命的疾病。艰难梭菌是一种可引起致残性症状的细菌,例如重度腹泻、发烧、胃压痛或疼痛、食欲丧失、恶心和结肠炎2。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宣布CDI为公共卫生威胁,CDI每年仅在美国就可导致约50万人患病和数万人死亡,需要立即采取紧急行动2,3,4

艰难梭菌感染通常是复发恶性循环的开始,给患者和医疗系统造成沉重负担5,6。高达35%的CDI病例在初次诊断后会复发7,8,复发者发生进一步感染的风险显著升高9,10,11,12。据估计,首次复发后,高达60%的患者可能会再次复发13

艰难梭菌反复感染(rCDI)与肠道微生物组的破坏或“生态失调”有关。肠道微生物组是高度多样化的微生物群落,对人类健康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肠道微生物组的组成和/或多样性受到破坏时,可能会带来相关的严重疾病风险,包括CDI。目前rCDI的标准治疗是抗生素,抗生素无法解决潜在的生态失调或恢复肠道微生物组14。研究显示,使用抗生素会破坏肠道微生物组的生态,而且也是rCDI的主要风险因素7,8,14

恢复肠道微生物组越来越被认为是艰难梭菌反复感染的一种有前途的治疗选择15

关于RBX2660

RBX2660是一种在研的、潜在的、同类首创的、基于微生物群的活体生物治疗药物,可将广谱多样的微生物集输送至肠道,以减少艰难梭菌反复感染。RBX2660已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快通道、孤儿药和突破性治疗药物认证。枢纽性3期研究立足于近十年的研究,可靠的临床和微生物组数据采集自6项对照临床试验,参研者逾1,000例。

关于辉凌医药

辉凌医药是一家研究型专业生物制药集团,致力于帮助全世界人民建立家庭和生活更加美好。辉凌总部位于瑞士圣普雷,是生殖医学和孕产妇健康以及胃肠和泌尿专科领域的领导者。辉凌为孕产妇和婴儿开发治疗药物已逾50年,产品阵容涵盖从受孕到分娩的各种治疗。辉凌是一家未上市的公司,成立于1950年,目前在全球拥有约6,500名员工,在近60个国家拥有自营子公司,产品销往110个国家。辉凌研究所有限公司(FRI)位于美国圣迭戈,是全球药物发现和外部创新事业部的一部分,该研究院是辉凌医药的研究和创意“引擎”。FRI是辉凌研发组织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专注于早期药物发现和开发。请关注该公司在Twitter和LinkedIn上的微生物组治疗药物开发专题频道。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www.ferring.com或在TwitterFacebookInstagramLinkedInYouTube上关注该公司。

辉凌致力于探索微生物组与人类健康之间的至要关联,始于艰难梭菌反复感染的威胁。随着2018年收购Rebiotix和其他几家联盟,Ferring成为微生物组研究领域的全球领导者,开发基于微生物组的新型治疗药物,以满足未获满足的重大需求,帮助人类生活更加美好。请关注该公司在TwitterLinkedIn上的微生物组治疗药物开发专题频道。

关于Rebiotix

辉凌旗下公司Rebiotix Inc是一家后期临床微生物组公司,专注于利用人类微生物组的力量来革新挑战性疾病的治疗。Rebiotix在其基于微生物群的开创性MRTTM药物平台上建立了多元化的在研药物产品。该平台包含的在研药物技术旨在向患者肠道内输送广谱活体微生物集,有望修复人类微生物组。欲了解有关Rebiotix及其针对人类微生物组的药物产品线治疗各类病况的更多信息,请访问www.rebiotix.com或在TwitterFacebookLinkedInYouTube上关注该公司。

关于IDWeek

IDWeek是美国感染性疾病学会(IDSA)、美国医疗保健流行病学会(SHEA)、HIV医学协会(HIVMA)、儿科感染性疾病学会(PIDS)和感染性疾病药剂师学会(SIDP)的联合年会。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www.idweek.org

参考文献:

  1. Winston, Jenessa A, and Casey M Theriot. “Impact of microbial derived secondary bile acids on colonization resistance against Clostridium difficile in the gastrointestinal tract.” Anaerobe vol. 41 (2016): 44-50. doi:10.1016/j.anaerobe.2016.05.003(Winston, Jenessa A和Casey M Theriot。“微生物衍生的次级胆汁酸对胃肠道艰难梭菌定植抗性的影响。”《厌氧菌》第41卷(2016): 44-50. doi:10.1016/j.anaerobe.2016.05.003)
  2.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What Is C. Diff? 17 Dec. 2018. Available at: https://www.cdc.gov/cdiff/what-is.html.(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何为艰难梭菌?2018年12月17日。请访问https://www.cdc.gov/cdiff/what-is.html
  3.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iggest Threats and Data. 14 Nov. 2019. Available at: https://www.cdc.gov/drugresistance/biggest-threats.html.(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最大威胁和数据。2019年11月14日。请访问https://www.cdc.gov/drugresistance/biggest-threats.html
  4. Fitzpatrick F, Barbut F. Breaking the cycle of recurrent Clostridium difficile. Clin Microbiol Infect. 2012;18(suppl 6):2-4.(Fitzpatrick F、Barbut F。打破艰难梭菌反复感染的循环。《临床微生物学和感染》2012;18(增刊6):2-4)
  5.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4 June 2020. Available at: https://www.cdc.gov/drugresistance/pdf/threats-report/clostridioides-difficile-508.pdf.(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2020年6月24日。请访问https://www.cdc.gov/drugresistance/pdf/threats-report/clostridioides-difficile-508.pdf.
  6. Feuerstadt P, et al. J Med Econ. 2020;23(6):603-609.(Feuerstadt P等。《医学经济学杂志》2020;23(6):603-609.)
  7. Lessa FC, Mu Y, Bamberg WM, et al. Burden of Clostridium difficile infec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N Engl J Med. 2015;372(9):825-834.(Lessa FC、Mu Y、Bamberg WM等。美国艰难梭菌感染方面的负担。《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15;372(9):825-834.)
  8. Cornely OA, et al. Treatment of First Recurrence of Clostridium difficile Infection: Fidaxomicin Versus Vancomycin.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2012;55(S2):S154–61.(Cornely OA等。艰难梭菌感染首次复发的治疗:非达索霉素vs万古霉素。《临床感染性疾病》2012;55(S2):S154–61.)
  9. Riddle DJ, Dubberke ER. Clostridium difficile infection in the intensive care unit. Infect Dis Clin North Am. 2009;23(3):727-743. (Riddle DJ、Dubberke ER。重症监护病房中的艰难梭菌感染。《北美感染性疾病临床》2009;23(3):727-743.)
  10. Nelson WW, et al. Health care resource utilization and costs of recurrent Clostridioides difficile infection in the elderly: a real-world claims. J Manag Care Spec Pharm. Published online March 11, 2021. (Nelson WW等。老年人艰难梭菌反复感染的医疗卫生资源占用和成本:真实世界理赔。《管理式医疗和专科药房杂志》在线发表于2021年3月11日。)
  11. Kelly, CP. Can we identify patients at high risk of recurrent Clostridium difficile infection? Clin Microbiol Infect. 2012; 18 (Suppl. 6): 21–27. (Kelly, CP. 我们能否识别艰难梭菌反复感染高危患者?《临床微生物学和感染》2012;18(增刊6): 21–27.)
  12. Smits WK, et al. Clostridium difficile infection. Nat Rev Dis Primers. 2016;2:16020. doi: 10.1038/nrdp.2016.20. (Smits WK等。艰难梭菌感染。《自然综述疾病引论》2016;2:16020. doi: 10.1038/nrdp.2016.20.)
  13. Leong C, Zelenitsky S. Treatment strategies for recurrent Clostridium difficile infection. Can J Hosp Pharm. 2013;66(6):361-368.(Leong C、Zelenitsky S。艰难梭菌反复感染的治疗策略。《加拿大医院药房杂志》2013;66(6):361-368.)
  14. Langdon A, Crook N, Dantas G. The effects of antibiotics on the microbiome throughout development and alternative approaches for therapeutic modulation. Genome Med. 2016;8(1):39.(Langdon A、Crook N、Dantas G。抗生素开发全程对微生物组的效应以及治疗性调节的替代方法。《基因组医学》2016;8(1):39.)
  15. van Nood E, Vrieze A, Nieuwdorp M, et al. Duodenal infusion of donor feces for recurrent Clostridium difficile. N Engl J Med. 2013;368(5):407-415.  (van Nood E、Vrieze A、Nieuwdorp M等。十二指肠输注供体粪便用于治疗艰难梭菌反复。《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13;368(5):407-415.)

原文版本可在businesswire.com上查阅:https://www.businesswire.com/news/home/20210929005597/en/

免责声明:本公告之原文版本乃官方授权版本。译文仅供方便了解之用,烦请参照原文,原文版本乃唯一具法律效力之版本。

联系方式:

Heather Levis Guzzi
品牌传播总监
电话:+1 862-286-5254
电邮:Heather.Guzzi@ferring.com

辉凌IDWeek信息图

辉凌IDWeek信息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