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English

Conic宣布更名为Nickel 28,并重新将自己定位为镍钴生产商

2021-01-14 17:02
  • 简体
  • English

多伦多--(美国商业资讯)--Conic Metals Corp.(简称“Conic”或“公司”)(TSXV: NKL)十分高兴地提供有关公司战略方向的更新信息,并宣布公司拟更名为Nickel 28 Capital Corp.,从而更好地凸显其作为加拿大唯一上市镍生产商的地位。

随着全球缓慢地走出新冠疫情以及与贱金属关联的股票持续走高,我们认为公司有必要进行重新定位,并向股东更加详细地说明公司的战略规划和投资组合情况。我们发现,公司并未始终和/或准确地被划分为镍生产商,或被划分为收入流权益和特许经营许可公司阵营。我们对出现这一问题的原因进行了思考,并认为市场可能并未完全了解Conic的资产及其独特的定位——全球顶级镍钴矿生产商之一的所有者以及在多伦多交易所创业板(简称“TSXV”)上市的专业镍钴生产商之一。随着镍钴的工业需求持续走强,以及电动汽车和其他电池储能系统的广泛采用即将导致其需求面出现重大变化,市场对Conic的看法应体现这些驱动因素。全球掀起的绿色投资行动只会进一步提振对这些关键金属的需求,而且与众多其他上市采矿公司不同的是,我们的旗舰资产——巴布亚新几内亚Ramu镍钴矿(“Ramu”)的合资企业权益,如今处于满负荷运转状态,而且多年来一直是如此。

Conic一直都是一家镍钴生产商。这一点十分重要。我们并不做勘探业务,也不做开发业务。与众多勘探公司不同的是,我们不会去大谈特谈那些不大可能实现的未来产能。当你购买了Conic的股票之后,你不必担心公司是否会拿到采矿许可,亦或担心市场是否会支持数十亿美元的股权和债务资本融资,或者担心技术是否适用。相反,我们会提供当前镍钴金属生产的敞口。我们目前持有Ramu镍钴矿合资企业8.56%的权益,而且管理层预计这一权益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有所增加。Ramu矿产年均镍产量为3.3万吨,钴产量3000吨,已连续生产了9年,而且其矿石存储量和矿石资源基础可支持未来数十年的生产。

就该矿的背景而言,Ramu矿产发现于1962年,于1993年被Highlands Pacific收购。与众多初级公司一样,Highlands在项目推动之时十分幸运地与中冶集团(“MCC”)就Ramu镍矿达成了合作伙伴关系。借助这一合作,中冶集团和Highlands完成了五年期的基准环境和工程研究,广泛的许可要求,最终于2009年开始建造,2012年完工,一举成为了当今全球成本最低、最为成功的镍矿之一。

建造和初期试运营耗费了约30亿美元的资金,于2012年开始生产(按Conic 8.56%的合资企业权益比例计算,Conic应出资约2.6亿美元,按照Conic预期未来11.3%的合资企业权益比例计算,该金额将升至约3.39亿美元)。为了给建造提供资金,Highlands与中冶集团签署了一份协议。根据这一协议,中冶集团为Highlands提供了无追索权债务,以Highlands在Ramu合资企业的所有权作为担保,为Highlands 8.56%的建造资本金提供融资。这笔合资企业债务当前约为1.05亿美元,其中一部分被划分为2,500万美元的经营债务,另一部分被划分为8,000万美元的工程欠款。

无追索权债务通过来自于镍钴销售产生的自由现金流的现金归集即时结付。第一部分经营债务将在2021年一季度通过2020年下半年产生的现金流进行部分偿还。此外,按照当前的镍价格、经营成本和生产水平,管理层预计Conic在Ramu的应占权益将在2021年创造约2,500万美元的现金流,从而让公司在2021年彻底还清第一部分经营债务中剩余的部分。这对于公司来说是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事件,因为一旦还清之后,Conic将收到35%的应占现金流(也就是8.56% Ramu净现金流中的35%),这样,Conic将成为一家能够产生自由现金流的公司。

股东和分析师通常会问同一个问题:“Conic Metals是生产商,还是特许经营许可公司?” Conic Metals是一家生产商。最近,我们注意到,收入流权益和特许经营许可公司的数量呈现出了爆炸式增长,这些公司希望复制Franco-Nevada或Wheaton Precious Metals的成功,但大多数这些新入行的公司都拥有一些不成气候、处于初期阶段的资产。我们的经验发现,纯粹的“收入流权益和特许经营许可公司”投资者少之又少,倒是有一些贵金属投资者看好收入流权益和特许经营许可模式的多元化,为了阐明其对贵金属行业的这一看法,他们买入了收入流权益和特许经营许可公司的股票,也就导致了当前众多老牌收入流权益公司估值水平的居高不下。我们不认为,在一个竞争越发激烈的行业中,尝试成为一家贱金属特许经营许可公司符合Conic的资产结构,相反我们坚信,我们应通过专注于高品质、现金流状况以及Ramu合资企业内在的积极面,结合特许经营许可资产组合对镍钴价格的影响力和选择权,可以创造更多的股东价值。

公司名的含义是什么?

公司名Conic是cobalt(钴)一词中的“co”和nickel(镍)一词中的“nic”结合体。尽管我们一直在宣扬Conic从镍价格中获益的能力以及我们当前作为镍钴生产商的身份,很少有投资者和分析师意识到这一事实。为了强调作为一家加拿大专业镍钴生产商的独特身份,我们的董事会已经批准将公司更名为Nickel 28 Capital Corp,继而回归我们的本真。这一变更取决于TSXV的批准,而且有望在接下来几周生效。公司在TSXV的交易代码“NKL”将保持不变,而且公司的网站将更名为www.nickel28.com。一旦我们获悉有关时间表的更多信息,我们将向股东进行更新。

Ramu的镍钴混合氢氧化物产品

我们有必要指出,公司对镍钴敞口的平衡在同行中十分独特。大多数电池专家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锂电池化学产业将继续向9-1-1模式迈进(数字“9”代表着镍在电池阴极所占的比重)。这一点也就意味着,电池阴极制造商十分喜欢使用镍钴比例约为10:1的原材料,因为它与锂电池的基本构成结构相当。Ramu的混合氢氧化物(“MHP”)产品所拥有的镍钴比约为10:1,而这类比例的氢氧化物备受电池生产商的青睐。在未来,Conic在其中拥有产区权益的Dumont和Turnagain项目将目标瞄向了镍钴比例高于10:1的镍金属精矿。

在短期内,管理层认为镍价格动态可能将继续由非电池用途主导,例如不锈钢和全球基础设施投资。然而,电动汽车和电池储能行业将在今后几年中对镍价格产生巨大的影响,因为他们已经是镍需求增长幕后最大的推手。

Ramu的镍钴矿业绩

Ramu已连续第四年超过了其额定产量,共计生产了33,659吨的含镍MHP,达到了其额定产量的103%,并生产了2,941吨含钴MHP。

在2020年下半年,Ramu生产了17,421公吨含镍MHP和1,566公吨含钴MHP,而2020年上半年的数字分别为16,238公吨和1,375公吨。此外,2020年下半年镍价格强势上扬,伦敦金属交易所(LME)2020年下半年每磅均价达到了6.84美元,2020年上半年为每磅5.66美元,增幅超过了20%。伦敦金属交易所当前的镍价格接近每磅8美元。

北美硫化镍开发资产

任何关注镍行业的投资者对于过去几十年困扰新参与者的成本超支和挑战应该十分熟悉。在使用高压酸浸(“HPAL”)技术开发镍红土矿领域,数十亿美元的成本超支已经成为了屡见不鲜的事情。有鉴于这一现象,我们认为硫化镍矿床非常有可能在本轮镍周期中得到开发。HPAL技术在执行时颇具挑战性,因为它涉及高温高压下的复杂化学反应。HPAL还需要使用一些特殊材料(钛、高合金不锈钢等),在操作过程中也需要深厚的技术功底。有鉴于矿石、地点和操作人员技能的差异,每一个HPAL操作都是独一无二的。相反,开采硫化镍项目要简单得多。硫化矿床的出现已经有了一个多世纪的时间,人们已经很好地掌握了如何制作其所需的精矿,而且制作流程也十分简单,硫化物处理的基本步骤是粉碎、研磨和浮选,这些步骤都不要求使用特殊或复杂的材料。也无需复杂的回收流解决方案,而且废弃岩石和矿渣通常都是惰性的,对于环境的影响没有HPAL技术那么大。

此外,硫化矿床所含的硫也是一种有价值的副产品。尽管硫不利于不锈钢和合金生产,但它是锂离子电池生产过程中十分有价值的副产品。硫酸镍和硫酸钴是锂离子正极材料的构成原料,而且制造商当前都在花钱将镍和钴转化为硫酸盐。硫化矿床所产生的这种有价值的副产品(Dumont和Turnagain项目计划生产的产品就是硫化镍和硫化钴精矿)对于电池生产商来说将愈发重要,因为在我们看来,它将允许生产商获得硫信用,这和含镍生铁(NPI)生产商从不锈钢客户那里获得的铁信用不同。

Conic的特许经营许可资产组合包括对加拿大两个顶级硫化镍矿床的敞口:位于魁北克的Dumont项目和位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的Turnagain项目。Dumont项目已经完成所有的工程和许可研究,而且已经做好了施工准备。在获得资金和最终批准之后,该项目可在24个月内开始生产,可年产超过3万吨的含镍精矿,也就是硫化镍精矿。同时,Turnagain项目还处于相对早期阶段,需要进行更多的工程勘测,除了其作为硫化镍矿床的特征之外,该资源还展现出了从大气中吸收二氧化碳的顺从性,而且Turnagain项目的所有者Giga Metals Corporation正在探索如何实现该矿藏的“碳中性”和环保作业。在越发复杂的全球政治格局中,我们认为,对于这项北美资产的敞口将极大地提升公司的净资产价值。

澳大利亚镍资产

在我们的资产组合中,我们在其中拥有矿区权益的项目——澳大利亚Nyngan和Flemington项目,常常被人们忽视。尽管两家公司都是属于远期选择权,但这些矿产的规模较大,而且能够在接下来的商品周期中提供额外的潜在积极面。我们还要指出,有趣的是,Nyngan 许可项目还会为投资者提供独一无二的钪金属敞口。

派息/股票回购

在完全稀释的基础上,管理层成员和董事会持有公司约16.0%的股份。由于我们都是股东,我们认为这种所有权方面的一致性敦促着所有人朝着同一个目标迈进,也就是更高的股价。有鉴于这一点以及Ramu矿产即将带来的自由现金流,Conic打算在未来使用很大一部分多余的现金流来回购股份和/或支付股息,取决于届时的形势以及股价。

自创建以来的业绩

自公司于2019年11与在TSXV上市以来,我们的股价出现了上扬,但没有达到我们期望值,而且存在波动性。我们的观点是,上市后最初的波动源于套利型基金对此前所持公司头寸进行结清操作。随着股票自然周转的结束,大盘因对新冠疫情的恐慌而出现了抛售现象。

自2019年3月市场触底以来,我们看到,Conic股价急速恢复。其背后有多个推动因素:第一,镍价从每磅5美元升至约每磅8美元,而且投资者意识到Conic资产结构从镍价中获益的能力;第二,在过去的每一个月,受镍价上扬的影响,Conic很快就能够付清其第一部分合资企业债务。按照当前的镍价和生产水平,Conic将在2021年从Ramu那里获得自由现金流。

我们认为在整个2021年期间,对于股东而言驱动价值的重要因素将是偿清这一债务,这样便可以从Ramu那里开始获得自由现金流。此外,公司在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13处拥有矿区权益的资产那里获得的积极进展可能会对股东价值带来重大影响。

此致,

Anthony Milewski(董事长)与Justin Cochrane(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关于Conic

Conic Metals Corp.是一家为投资者提供镍钴直接投资能力的基本金属公司,镍与钴都是电动汽车和储能系统的关键要素。Conic持有巴布亚新几内亚世界级Ramu Nickel-Cobalt Operation 8.56%的合资权益,Ramu Nickel-Cobalt Operation正在积极生产,拥有未来许多年的储备,能够为Conic带来可观的镍钴产量。此外,Conic还管理位于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13个镍钴开发和勘探项目的特许权使用费组合。

关于前瞻性陈述的警示性声明

本新闻稿包含的某些信息构成加拿大适用证券法界定的“前瞻性陈述”和“前瞻性信息”。本新闻稿包含的任何非历史事实的陈述均可视为前瞻性陈述。前瞻性陈述通常通过“可能”、“应该”、“预期”、“预计”、“潜在”、“认为”、“想要”等术语或这些术语的否定词和类似表述加以识别。本新闻稿中的前瞻性陈述包括但不限于:与镍钴工业需求、镍钴前景以及绿色投资和汽车电动化全球趋势有关的陈述;与公司和Ramu矿山预期的运营和财务业绩有关的陈述和数字;与公司预计将偿还Ramu的经营债务、偿还时机以及此类债务偿还对公司现金流,运营结果和整体财务业绩影响相关的陈述;与公司普通股未来价格相关的陈述;与公司拟定更名举措相关的陈述;与电池化工未来预期走向以及此类进展对镍钴需求和价格影响相关的陈述;与经营中采用HPAL技术的矿山的未来业绩相关的声明;与公司在其中拥有产区权益的Dumont、Turnagain、Nyngan和Flemington项目之未来发展相关的陈述;有关新冠疫情对公司影响的陈述;以及有关Conic业务和资产及其未来战略的陈述。在此提醒读者,不应过分依赖前瞻性陈述。前瞻性陈述涉及已知与未知风险和不确定因素,其中大多数超出了本公司的控制范围。如果这些前瞻性陈述背后的一项或多项风险成为现实,或者前瞻性陈述所依据的假设被证明不正确,则实际结果、业绩或成就可能会与前瞻性陈述明示或暗示的产生重大差异。

本新闻稿所包含的前瞻性陈述是截至本新闻稿发布之日做出的,除非适用证券法要求,否则公司概不承担更新或修改这些陈述以反映新事件或情况的义务。本新闻稿包含的前瞻性陈述受此警戒性声明的明确限制。

多伦多创业交易所(TSX Venture Exchange)及其监管服务提供商(该术语如多伦多创业交易所政策中所界定)均不对本新闻稿的充分性或准确性承担责任。没有证券监管部门批准或不批准本新闻稿的内容。

原文版本可在businesswire.com上查阅:https://www.businesswire.com/news/home/20210112005974/en/

免责声明:本公告之原文版本乃官方授权版本。译文仅供方便了解之用,烦请参照原文,原文版本乃唯一具法律效力之版本。

联系方式:

Justin Cochrane
电话:647.846.7765
电邮:info@conicmetals.com

分享到: